当前位置: 首页 > 检察新闻 > 典型案件 > 正文

陆某、曹某等9人电信诈骗案

发布时间: 2020-05-18 15:44:56   作者:   来源:本站来源   浏览次数:446

【基本案情】

2019年7月,陆某、曹某雇佣陈某、刘某、张某、周某、刘某某、汪某、杨某(未成年人)等7人冒充“58同城”客服,以拨打电话方式推广“淘宝刷单”业务,介绍、拉拢他人加入兼职刷单微信群,为电诈集团以刷单返利名义实施诈骗“引流”。此后,被害人童某、陈某分别上当受骗,分别被骗取1999元、9999元。2019年10月17日,公安机关将正在拨打电话的陆某等人抓获,在作案地点查获电脑、手机等作案工具,并从电脑中起获陆某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近1.9万余条。

【诉讼过程】

2019年10月17日,崇州市检察院派员提前介入案件,引导侦查取证。公安机关提捕后,崇州市检察院于2019年11月22日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陆某,以证据不足为由不批准逮捕曹某,以无社会危险性为由不批准逮捕陈某、刘某、张某、周某、刘某某、汪某等6人,并详列补充侦查提纲。公安机关分案移送审查起诉后,崇州市检察院于2020年2月19日以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对陆某提起公诉,以诈骗罪对陈某、刘某、张某、周某、刘某某、汪某等6人提起公诉,对曹某、杨某(未成年人)另案处理。2020年3月24日,崇州市法院以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数罪并罚判处陆某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以诈骗罪分别判处陈某等6人八个月至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依法适用缓刑,并处罚金。判决已生效。

【典型意义】

1.推行提前介入实质化,夯实证据基础。“刷单引流”系电诈集团实施“刷单诈骗”的前置分工,要准确认定不同阶段、不同工种是否涉嫌犯罪,首先必须解决涉案人员“主观明知”问题。本案中,涉案人员以开设网络科技公司为幌子,采取正规化模式运作“引流”业务,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加上涉案人员多、事前经过培训、作案手法新颖,“主观明知”有关证据收集困难。检察机关通过提前介入听取案情、现场查看,对侦查工作提前进行实质化审查,有针对性地就案件定性和下一步侦查方向提出意见,重点对“主观明知”列出具体取证要求。公安机关在刑拘时限内按照检察机关的意见积极规范取证,在第一环节就夯实证据基础,有利于保障案件质量,防范案件带病进入下一个环节。

2.发挥捕诉一体优势,以吃透案情追诉漏罪。在审查逮捕环节,检察官由于有了提前介入及后续跟踪的亲历,对案情完全吃透,遂重点审查有矛盾和问题的证据材料,很快得出了批捕或不捕的结论,不捕理由说明书、补充侦查提纲、侦查活动监督意见等一体成型,降低了不捕复议复核等后续处理环节的办案“件”数。在审查起诉环节,检察官在精细审查的基础上,重点核对批捕和不捕后取得的有关证据材料及前一个阶段没有解决好的问题,实行边审查、边补充完善证据,并针对陆某还涉嫌犯有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情况,要求公安机关及时补充移送起诉遗漏罪行,尽力在一个审查起诉周期内解决所有案件问题,有效减少自延、退侦等办案“件”数。尽管本案涉案人员众多,且在新冠疫情防控期间受理,但整个办案时间只用了20天,“案-件比”实现了1:1。

3.加大认罪认罚适用力度,确保办案质效双提升。在搭建好证据模型、构建好指控体系的基础上,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减少“案-件比”最有效的方式,实质化推动了案件优质高效办理。本案在侦查阶段检察官提前介入时,即向公安机关提出做好认罪认罚工作的建议;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官更深一步做实、做细工作,加强与辩护人、值班律师会商,通过充分释法明理,被告人均在短时间内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从而减少了无法定理由对抗,为快速审结、提起公诉和快速审判奠定了基础,体现出该制度实体上从宽、程序上从快从简的优点,最终达到案结事了、服判息诉和节约司法资源的良好效果。